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正文 【021】洗刷山贼

作品:《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奸贼!”孙克俭怒目欲裂,竟也从旁边的家仆手里夺过一把长剑,抖了抖就要杀过去,好在家仆众人死死拦着,才没有做出愚蠢的举动。

    众山贼顿时哄堂大笑。

    而被叶清玄牢牢抱在怀里的孙令行见到母亲和父亲如此,顿时有些慌乱地动了动。

    “好戏还没开始,你就呆不住了?”叶清玄嘴唇蠕动,笑着道。

    孙令行眨巴眨巴眼睛,低声道:“叔叔,这群坏蛋欺负我爹娘,我要揍他们!”

    “别急啊!”叶清玄笑了笑,道:“等叔叔确认坏蛋们都出来了,咱们再动手,免得只揍了坏蛋头子,再跑了坏蛋喽!”

    孙令行恍然大悟,眼珠子叽里咕噜转了一圈,问道:“那坏蛋都出来了吗?”

    叶清玄看了看人数,前后左右出来包围车队的山贼,怕是有二十多人,都是好手,于是点了点头,道:“我看差不多了。”接着微微一笑,道:“令儿不是想要揍他们吗?我帮你完成心愿……”

    “真的?”孙令行顿时兴奋地道。

    这一声,却是没有压低声线,顿时让正跟孙克俭等人对峙的山贼听了个正着。

    那崔老大脸色一沉,转头喝道:“老三,怎么回事,连个孩子都看不好吗?把那小崽子给我带过来……”

    这一吼,对面的家仆和护卫顿时群起激愤。

    “放了我家少爷……”

    “山贼,是好汉的一对一单挑,抓个孩子算什么本事!”

    “你敢动我家少爷一根汗毛,我让你们都活不到天明……”

    ……

    任凭家仆喊得如何壮烈,众山贼反而更是笑得欢畅。

    锦衣卫总旗何英,脸色苍白,压低了声线在孙克俭身畔说道:“孙大人,如此局面恐怕难有作为,待会我等护着大人冲杀出去,只怕您的家人……”

    孙克俭身躯一晃,脸色腾地狰狞,道:“老夫要与家人死在一处。”

    “大人……”

    “不必多言。”孙克俭沉声道:“老夫并非愚腐之人,但他们目标便是老夫,你们就算全力护我,恐怕也只会连累你们的性命,与其这样,不如杀出去一个算一个,只要活着的人能为死了的尽点责任,便算不枉老夫舍身之义了。唉,只是可惜不能完成陛下和江大人的托付了……”

    何英一阵语塞,心底不由得微微一叹。

    就在此时,对面的山贼头目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呼,“诶,老三你……”

    砰!

    那青头山的崔大当家突然身躯如遭雷击,轰然一抖,接着软塌塌地倒了下去。

    “哎呀,大哥不是我……”叶清玄厉声大叫,身躯扭成一团,竟是被那小孩子孙令行控制在手中,悲呼道:“不好了,这小子身上有鬼……”

    众山贼大惊失色,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看向了孙令行。

    只见那十二岁的小孩子脸色通红,高亢的声音叫嚷道:“都别动,再动我就下重手了!”一边说着,一边望着孙克俭这边叫道:“爹爹,他们欺负你,我帮你报仇了!”

    啊!?

    这一刻,不但是孙克俭、何英,所有的人员都是呆立当场,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完全摸不着头脑。

    自家的小少爷,什么时候变成武林高手了?

    孙克俭毕竟是“儒林学院”的出身,虽然更专注于学问,但自己喜欢听江湖轶事,自然也不会放松对孩子的教育,这个小小的孙令行,也是从小严格修行,懂得几手武功的。

    他这一手制住了“叶清玄”,控制了崔大当家,顿时把一干武林强徒看傻了眼,正不知所措之际,“呼”的一声,旁边一道身影速来,早已看叶清玄不爽的纪姓先天高手,直接凶悍地出手袭来,目标不是叶清玄身后的孙令行,反而是欲要制叶清玄于死地。

    这倒不是对方看出问题出在叶清玄身上,不过是趁机报一下私怨罢了!

    不过即便如此,刹那间孙克俭一行人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但接下来,令人难以相信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身处叶清玄身后的孙令行突感手肘一热,“呀”的一声,小手弹起,砰然间拦在了纪姓先天高手的手腕处,将他这一招硬生生挡了下来。

    接着腋窝一痒,胳膊顿时一缩,还未等收回,腰间一股热流窜了上来,经过脊柱,到了肩胛骨,再一路向前,直达拳面。

    那纪姓先天高手刚被一个小孩子挡下攻击,正觉诧异间,猛然间对方一拳袭来,啪的一声,正中鼻梁。

    脆弱的鼻骨当即断裂,鲜血崩现之际,只觉得耳畔隆隆声响,竟如同被人在脑袋旁边擂了一锤般。

    一声惨叫刚刚出口,胸口又中了孙令行的一掌,接着砰的一声,直接被人拍翻在地。

    胸口不住地剧烈起伏,但整个人完全动弹不得,竟是被小孩子的一掌拍中的穴门,当场制住。

    在场所有山贼都看得眼睛发呆,万万想不到眼前的小孩竟是个不出世的绝世高手。

    孙令行先是诧异地看了看自己的小手,接着欢呼雀跃道:“我是高手了,我是高手了。爹爹,我打倒坏蛋了!”

    此时别说是一众山贼,便是对面的孙克俭也看得呆傻。

    “我的儿啊!”

    刚刚昏迷过去的母亲,倏然一屁股坐了起来,悲呼半声,却正看到爱子动手擒贼的场面,不相信地掐了自己一把,旁边另一个妇人扑过来,嚷道:“妹妹,你看,我家令儿出息了……”

    啊!?

    妇人一激动,呃,又晕了过去。

    “娘……”

    孙令行惊呼一声,身躯往前就跑。

    呼,呼!

    他这一动,紧挨着他身边的两个山贼,顿时看准机会,出手攻击。

    一个黑塔大汉的大斧和瘦高山贼的铜棍,分从左右袭来,强劲的罡气呼啸扑面,卷得小令行连眼睛都睁不开!

    几乎同时,最后那名姓路的高手,更是眼睛一亮,手中突然显出数把飞刀,其中一把直奔孙令行的心口而来。

    啊!

    孙令行惊呼一声,前扑的身躯突地被身后一股庞大的吸力扯了回去,一棍一斧两件兵器登时击空,两支手肘同时往后一顶。

    砰,砰!

    那黑塔大汉和高瘦山贼一声闷哼,同时软软倒地。

    而那柄锐利无匹的飞刀,竟被孙令行头上的发带一卷,倏然调转方向,“哎呦”一声,插在了一名山贼的屁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