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20.骰子已经投下!(七)

作品:《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全力以赴的两名七宗罪;

    包括一名古代种和一名勇者在内,搭载百名武装人员的铁甲舰;

    两者间的胜负似乎并不存在所谓的悬念,别说设立赌局,甚至无法叫人提起兴趣关注——有谁会特意关注蚂蚁是怎么被恐龙踩死的么?

    会让两者之间发生碰撞乃至发展成生死对决,并不是李林心血来‘潮’,想要看一场碾压式的单方面屠杀,也不是想要来一场华丽的逆袭反击大戏,更非从来都没有的“父爱”觉醒,想要用特殊方式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亲子‘交’流,和劫后余生的罗兰探讨一番人生和哲学。。: 。 !

    这不过是一次带有‘性’能测试和生长观察记录‘性’质的实验罢了,和使用了不同配方的增长促进剂后,对置于不同环境下的复数牵牛‘花’进行观察以评估‘药’剂‘性’能差不多。

    科学实验的成果本来是建立在大量实验数据的参照对基础之的。以‘药’物为例,在投入市场销售之前,至少要经过几百次动物临‘床’实验,同等甚至更多数量的人体临‘床’实验来确保‘药’物效果和安全‘性’。

    依据系统理论的知识和严格控制流程‘精’制出来的‘药’物尚且如此,“彻底复制一个人的思维”这种连可验证的理论都不存在的行为,其需要用于对的数据必然是一个海量天数字。

    这里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看到一个苹果之后,人们同样会产生“要吃掉”、“好吃”之类的想法,这时要如何区分其是某个人特有的想法?如果当有部分人的大脑经过调整,要如何区分“调整前”和“调整后”的反应,如何证明其的必然联系,整理出其的原理……工作量可想而知。

    正因为过程漫长浩大,李林根本不指望一代人的时间能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在他的时间表里,至少需要十几代人,数百乃至千年的时间才能获得一个较具有参考价值的答案。在此之前的,只能算是用来检验方法是否合理,是否具备可行‘性’的消耗品。像撰写正式内容前,随随便便涂几笔,试试笔是否能写的便签纸。不过是“用过丢的东西”。

    没错。

    由自身分裂出来的七宗罪;

    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培养出来的罗兰;

    对李林来说,是和便签纸一样的存在。

    罗兰似乎已经对此有所察觉,反抗的意志也过去坚定许多,“阻止绝对支配下的世界”已经成了他坚定不移的信念,在他的信念和个人魅力影响下,越来越多志同道合之人开始聚集在他身边,逐渐有发展成一股势力的倾向。

    看起来取得了不少成,实际依旧什么也无法改变。

    一百只蚂蚁团结在一只蚂蚁的领导下能阻止海啸和台风吗?

    他的对手不是人类或怪物,而是等同天灾的神意代行者,不要说终人类一生,纵然耗费几代、几十代人的时间,也不过徒增终其一生一事无成、怀抱遗憾怨恨终老而死之人的人数罢了。

    对抗超越种?对抗神明?

    听起来充满悲壮决然,但在李林看来,那其实只是似是而非的理想主义,和从眼前残酷的现实里逃避,把眼光放在无法保证的未来,嘴里说着“有一天”的逃避行为没有任何区别。既不能成什么,也无法改变什么,到头来依然只是听起来很美好的虚无缥缈之语。

    即使是如此毫无意义之事,甚至是罗兰.达尔克这名人类,在当前阶段依旧有着某种程度的价值。

    如说遗传基因提供者;

    如说提供实验数据;

    前者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进展,相信之后那些‘女’孩出现怀孕者乃至全体顺利怀孕也是迟早的事情。

    在确保了存储延续遗传基因的基础,有必要进行一些“真正”的实验。

    之前那些战斗看去惊险万分,似乎行差踏错一步会万劫不复,其实在李林的全程掌控下,罗兰根本不会有生命危险。相反,在李林提供的支援之下,罗兰还完成了好几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其不乏让查理曼沿着设计轨迹行动的战略需要,但也不能否认这些战斗确实锻炼了罗兰。

    如今是到了彻底放手,让罗兰经受真正考验的时刻了。

    信念越坚固的人,信念破灭时遭受的伤害便越深。

    领悟了世界的真实和残酷,了解自己到底有多么渺小,有多么脆弱,自己根本无力拯救任何一个人的时候。人便会被摧残到再也无法站起来。

    这便是世界的恶意。

    然而。

    那个时候。

    不光是信念、家人、同伴,连自己的生命都已成为风残烛。

    那个男人以残破的躯体,给李林造成了伤害。

    直到最后的最后,什么都不剩下,那个男人依旧没有流‘露’出遗憾或怨恨的情绪。

    既然是复制品。

    既然是再现那个男人的实验,罗兰理当秉持牢固的信念,承受一切苦难,跨过一切艰难险阻,为实验提供各种各样的参考数据。

    他的人生,他的生命,他的思维——全部意义都在于此,除此之外李林一概不予承认。

    独立意志、个人权利、人身自由——试纸或便签纸需要拥有这些本来毫无价值的东西?

    既然成长指数已经实现了阶段‘性’指标,提升试炼的难度和痛苦指数自然是理所当然。

    当然,一下子增加危险度有失去罗兰的风险。但只要确保身体完好和繁衍后代的能力,也不是不能接受,反而可以以此为契机,一口气增加实验对象后补人数。

    所以不论罗兰是输是赢,都不会造成问题。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七宗罪。

    原本七宗罪只能算是一种早期技术验证原型机,从人格到能力方面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尽管他们确实完成了不少‘交’付的工作,但协调‘性’和稳定‘性’终究太差。一些细致或关联复杂的工作指望不了。更不要说因为人格层面的不稳定,个别成员还有了反叛和取代本尊的妄想。

    以棋子来说,不稳定一项足以抵消任何优点了。

    所以让他们参与到收集数据的实验里,也算是物尽其用。如果他们成功了,那么留到下一次实验继续发挥;如果失败了,也能提供足够的数据,为今后的实验和制造类似产物提供借鉴。

    披荆斩棘的和铺设道路的,未必需要是同一人。

    退一步讲,七宗罪能力固然强大,但也失去了更进一步的可能‘性’。与其闲置他们,不如让他们鞠躬尽瘁。反正对造物主尽忠也并非只有活着这一种途径。

    轻轻挑起一边眉‘毛’,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冰冷红瞳继续默默观察着阿登空的人间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