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骚 正文 第410章 约泡(1)

作品:《文骚

    苏嬛刚要追出去问个究竟,曾乐心就抱着一只和苏小二一模一样的猫跑了进来,两只猫都是蓝‘花’双‘色’。。: 。

    两个漂亮‘女’人,各自抱着模样相同的猫,区别只是苏小二更活泼一些,雪‘花’则要温柔很多。

    “喵~”

    “喵!”

    两只猫似乎也意识到了彼此的存在,从主人怀里挣脱了出去,然后跑到一起,互相闻了闻脸,确认了眼神,又闻了闻屁股,味道也对的上。

    最后快乐地扑在一起,轻轻地撕咬折腾了起来,这是属于兄妹的特殊亲热方式。

    曾乐心惊奇道:“它们该不会是姐妹吧!”

    苏嬛摇摇头:“我这只是公的。”

    曾乐心仔细看了一下,果然蛋器外‘露’,刚刚是自己没有仔细观察。

    “所以就是兄妹喽,那你这只猫是谁给的啊?”曾乐心问道。

    “朋友,”苏嬛反问,“你呢,也是朋友送的吧,朋友叫什么,为什么送你?”

    “喂,我只是问了你一个问题,你怎么一下子问了两个!”曾乐心不服气道。

    “那我问你一个好了,你这个朋友是叫封寒吗?”苏嬛直指核心。

    “对啊,难道你的猫也是封寒送的?你们什么关系啊?”曾乐心非常好奇。

    封寒?!

    黎政枢想到了那个封寒,那小子跟曾城主关系确实很好,难道他还认识小姨?!

    这倒霉猫是他送的?

    苏嬛呵呵一声,“我知道了,乐心姐要见我爸吗,他一直念叨着要向你讨教书法呢。”

    “喂,苏小三,别转移话题,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曾乐心追了上去,“是封寒给你的吗?你们怎么认识的?”

    曾乐心觉得封寒应该不会把这猫随便给人吧,一共才六只而已,绝版啊!

    所以他和苏嬛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嬛淡然道:“我不说,我要睡觉了,不陪你了。”

    钻进自己的房间后,苏嬛先没有找封寒,而是在网上查了一下曾乐心的信息。

    苏嬛只知道这位姐姐是官员,却不知道在哪儿为官。

    一查才知道,她竟然是婺城的城主,这么年轻的城主!

    而且细看之下,东扬恐龙竟然就是她和封寒一起发现的,再联想老爸和曾叔叔都认识封寒,封寒送一只猫给曾乐心也就无可厚非了。

    苏嬛松了口气,曾乐心却上心了,她给封寒打电话,想要质问他是不是除了鹿幼溪和韩舞之外,还有别的‘女’人!

    曾乐心很不喜欢男人‘花’心,当初苏爵爷娶三夫人的时候,她就很不情愿来捧场,当时觉得苏爵爷在自己心中的大艺术家地位一下子降了很多。

    “喂,那些猫你都给谁啦?”曾乐心直接问。

    “啊?什么呀,没头没脑的。”封寒一时懵‘逼’。

    “就是那些布偶猫啊,你是不是见了漂亮小姑娘就到处派发啊!”

    “瞧您这话说的,说的好像你是漂亮小姑娘似的。”封寒好笑道。

    漂亮老姑娘没心思跟他斗嘴,直接问,“你是不是给过一个姓苏的‘女’孩?”

    封寒心里咯噔一下,这位大姐难道见到嬛嬛了?!

    不过封寒是谁啊,这种事他经历的多了,只见他淡定地提起‘裤’子。

    “是啊,叫,好像是叫苏嬛吧,怎么了?”

    “你们什么关系啊?”见封寒承认的这么爽快,曾乐心又问。

    封寒‘抽’上腰带,“她是小舞姐在外面租房的室友啊,见了这猫可爱,非得要我一只,你在哪儿呢,怎么见到她了?你们认识?”

    “哦,算认识吧,一个长辈家的孩子,”曾乐心彻底松了口气,“你还在沪城?”

    “没,在回家的路上,”封寒走出高速休息站的厕所,“快到家了。”

    “记得去我爸那里一趟,他估计很想和你本人探讨一下瘦金体的事情。”

    “好吧,”封寒挠挠头,“你是在京城吧,我也快去了,到时候找你。”

    “到时候再说吧。”曾乐心有点不想见封寒,不乐心。

    回到车上,老妈兴奋地对封寒举着手机,“儿子,看!”

    “一个零,两个零……一个亿!”封寒也跟着瞎‘激’动,“这是卖地的钱?”

    “对啊,第一笔款子到账了,你之前不是借了幼溪一个亿吗,幼溪,等回去后我就把钱转给你。”梅凤巢道。

    韩舞看着鹿幼溪,她这才知道,封寒买地的钱竟然是找鹿幼溪凑的,她竟然舍得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

    鹿幼溪摆摆手:“妈,不急的,我的贷款还没到期呢,要不先把村民们的钱还上?”

    “还是先给你吧,”梅凤巢道,“第二笔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呢,先把你的房子赎回来,村民们现在都特别安心,一点也不怕要不到钱。”

    “那好吧。”鹿幼溪也不再客套,一个亿的贷款,每个月的利息就不是个小数,当然,这部分钱是封寒支付的。

    到了家中,封寒先陪鹿幼溪回娘家,在鹿家吃了午饭,同桌的还有鹿家的另一个‘女’婿熊迪。

    两个‘女’婿鹿为马都喜欢,不过他更好奇封寒发现兵马俑的过程,原来他还是一个探险‘迷’,年轻的时候曾去过亚马逊一带‘浪’。

    封寒以讲鬼吹灯的语气风格讲了一下自己发现兵马俑这一险象环生的经历,还一再叮嘱他们别跟老韩和梅凤巢说,省的他们担心。

    鹿为马听了大呼过瘾,表示有机会一定要去现场看看。

    封寒忙道,“别有机会了,马上就能去,我们要和当地政fǔ还有宗人府联合开发兵马俑旅游景点,肯定需要法律方面的专家,到时候您就可以作为我们的律师啊。”

    “哈哈,那就这么说定了,来来来,再喝,再喝,大熊,别愣着,给你妹夫倒酒啊~”

    封寒大熊被老鹿灌得有点狠,靠在沙发上醒酒的时候,两个连襟又约了个泡,择日不如撞日,于是下午封寒又去熊家泡‘药’浴。

    熊伯伯一眼就看出封寒已经泄了元阳,已非童男之身,再看儿子,还好,大熊依然是完璧之躯。

    躺在大铁锅里,熊迪说起喳喳最近更新版本的几项新功能,并对封寒赞不绝口,“没想到你竟然有做产品经理人的潜力。”

    封寒笑道:“怎么,是不是心动了,等不到毕业就想跟我联合创业了?那种创意我脑子里多得是~”

    熊迪确实心动,想到高二高三的课程自己基本都已经掌握了,虚度两年时光,确实可惜,“要不,搞点小玩意练练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