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叶灵异事务所 正文 第1905章 新世界(2)

作品:《青叶灵异事务所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我做好了心理准备,等着那个人突然冲到镜头前,或是露出什么可怕的脸,再或者,是有什么剪辑,视频中会突然有尖叫。

    可是,这些都没发生。

    那个人站在写字台边,灯光照亮他半边脸,那张脸普普通通,没有伤、没有血,也没少个眼睛、多个嘴巴。

    对我来说,那是个陌生人。

    视频到此就结束了。能看到镜头一压,拍摄者很恐惧,将自己和镜头都藏了起来。

    下一条语音消息自动播放,就听那个叫浪花里自由翱翔的群友带着哭腔,用压得极低的声音说道:“你们看到了吧?呜……那个是鬼……是鬼……”

    “真的。是鬼啊。”

    “不是啊,不是我朋友。是以前的房主。”

    “人死了。我现在的房子是凶宅。租的。很便宜。”

    “真的!这个就是以前的房主。搬进来的时候,东西都被收拾掉。”

    “他被人杀掉的,入室盗窃吧。”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什么东西……血……”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一条消息是划破长夜的尖叫,很有专业恐怖片配音的水准。

    我吓得手一抖,差点儿没有握住手机。

    窗外头传来了骂声,似乎是邻居被这声音给吵醒了,骂骂咧咧了好一会儿。

    我再看群内聊天记录,有人发了一张图,是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人正是刚才视频中的男人。

    发照片的并非那个浪花,而是平时和浪花聊得挺多的另一人。

    “他发给我看过。就这个人。”

    “他以前说过自己租了凶宅。”

    “他住哪儿的啊?”

    “不知道。他只说自己在成西市。”

    “成西市有个很有名的凶宅啊,房主被入室盗窃的给杀了,现在还没破案。”

    信息一条接着一条。

    浪花好像再没有发语音消息,说话的、发消息的,都是其他人。

    几条消息后,又有视频自动播放起来。

    这次背景还是不停闪烁着灯光的房间。

    镜头好像被什么东西盖着,只能看到一点光线。

    手机被拿起来,光线中出现了床单的模样。

    镜头继续往上,便看到了一块红色。那红色还在蔓延。

    床单、被褥、血……断指……

    我心跳加剧,接着就看到了令我想要呕吐的一幕。

    我看到了心脏,看到了肋骨。

    被切开的脖子……

    死不瞑目的脸……

    那张脸我还眼熟呢。浪花在群内发过几次照片和视频,并不隐藏自己的模样。

    那张脸现在表情扭曲着。

    镜头往浪花的眼睛移动,一点点贴近。

    我心跳紊乱,想要关掉这视频,却手发软发颤,根本无法按住关闭的按钮。

    那镜头终于贴到了浪花的眼睛上,似是紧紧贴住了眼球。

    一闪一闪的光线从两者缝隙中钻入。

    我看到浪花瞳孔中,有一个男人的身影。

    几次闪烁,男人不断靠近。

    屏幕最终被男人的脸覆盖。

    那张脸上……是笑容……

    我再也握不住手机,手机直接落在了地上。

    屏幕朝下落地,没有摔坏,群里面的消息还在自动播放。

    语音信息一条又一条,这个人尖叫完,是另一个人紧张的质问。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人还干笑着,说是不是开玩笑。

    有人怒骂浪花无聊,故意吓唬人。

    我跪在地上,身体不停颤抖。

    我想着刚才自己看到的东西。

    对眼了……

    我和那个东西,对上眼了……

    闹鬼……灵异……真的有鬼杀人了!

    克里斯蒂娜开演唱会根本不算什么!

    鬼,杀人了……

    我颤抖得更厉害了,身上冷汗直流。

    我突然想起了托梦的奶奶。

    奶奶……奶奶……

    大家都是鬼,要是……不不,那个男人可是横死的,被杀的人和病故的老人怎么能一样?

    可是……

    “怎么办?我看到了啊……”

    手机里传出了哭声,说出了我的心声。

    慌乱已经停止了,现在还说话的,看来都信浪花被鬼杀掉了。

    “呜呜呜……我会不会被杀掉?”

    “不怕的。凶宅都是地缚灵。不会跑到其他地方。”

    “我们看到了啊!”

    “群管理为什么不撤销啊!”

    “草……别开玩笑了好吗!这谁能想到啊!”

    “你们不觉得,他是故意的吗?他故意给我们看的。”

    “地缚灵什么的,根本不靠谱。你拿小说这一套来有什么用啊!”

    “你有没有常识啊!地缚灵不是小说作者编出来的,是很早就有的好吗!以前都有道士、阴阳师、百鬼夜行……”

    “你知道那些就是真的了?就不是以前的人编出来的了?”

    “你们都别吵了!”

    手机中,不断传出声音。

    平时听来再正常不过的群聊天,在这个夜晚,变得非常诡异。

    我觉得身体很冷。

    一个人在房间中,大灯全开,室外一片漆黑,还有手机里的争吵声……

    “我觉得阿喵没说错。他故意给我们看的。他也不一定是……地缚灵吧?”

    “有几个人看到了?”

    “我。”

    “我也看到了。”

    回答只有两声,但中间可能又不少人打字回复。

    我再次感到寒冷。

    我有些卑鄙地想,那么多人,第一个找上的不一定是我。

    还有时间……

    我又想到了奶奶。

    我看了眼床头的闹钟。

    去中心绿地需要两小时。中心绿地在城市另一头……不对,先得去墓地。骨灰……墓地的墓穴被封了。落葬的时候我亲眼所见。爷爷奶奶合葬的墓穴是他们生前就买好的,钱他们自己出,但联系人写的是大伯。我要去拿骨灰……

    “靠!”我骂了一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

    不行,不能放弃。

    不然找其他东西?

    找人……道士?和尚吗?还是什么阴阳师、驱魔师……

    啪嗒。

    我眼中有泪水落下来。

    恐惧、慌乱,让我无法保持冷静。

    “你怎么了啊?”

    突然响起的说话声让我惊悚,猛地从地上跳起来。

    “啊!”

    我转过头,看到了捂着胸口大叫的老妈。

    “你干嘛呀?大晚上不睡觉……”

    “我们怎么么办?会不会死啊?”

    “浪花那个缺德的!干嘛发群里面!”

    “我们会被杀掉的……我不想死……”

    手机里还有声音传出来。

    老妈看看手机,看看我,神情古怪。

    “妈!你救救我!奶奶的骨灰!我要用奶奶的骨灰!不是,不是我,是奶奶!奶奶托梦了!”我抓住老妈的双臂,急切说道。